20090321

因成名享受,也因成名而墮落,然後失控。

她成名的時候已是在死後,
在成名前,她已被金錢而矇蔽,
究竟她所稱之的「天使指引」,
是在幫她或者是害了她?我們無法去評斷,
但電影中的畫作讓人清楚的了解到畫家的內心世界,
無所求所畫出、快樂時所畫出亦或崩潰時的畫作,
清晰易懂,這就是所謂的「素樸」,
也就是收藏者威廉伍德先生所稱「現代原始藝術」。

伍德遇見薩賀芬的畫作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的桑利斯
起先他對她的認識僅止於幫傭的部份,
在河畔看見她裸體的戲水,快步離開,
我想伍德那時候覺得她是位奇怪的人。

杜佛夫人(請薩賀芬打掃的主人家)邀約伍德赴宴,
在等待甜點時伍德看見餐廳角落薩賀芬所畫的蘋果吸引了他,
最諷刺的,那還是杜佛夫人的兒子請她留下,
在世俗人眼裡,地位不高的人畫作永遠都不被看好,
總是得有伯樂,才能尋找到好馬一樣的道理,
伍德的眼中,薩賀芬就是他的明日之星。

無奈,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暴發,
使得身為德國人的伍德必須逃離法國,
臨走前影響薩賀芬最深的話莫過於…

伍德:「您有天份,但還需要練習、勤加練習,
   不要再理會別人說什麼,他們根本不懂,
   我會幫您打點,首先,把幾幅畫送去八哩,
   我在巴黎有一間小畫廊,可以先從那裡開始,
   不然我跟我的朋友卡恩韋勒商量…

也許那份執著就在於伍德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逃難前,
希望薩賀芬一直畫下去,在那段難熬的大環境下,
她依舊用自己的方式過生活,比以前更加熱衷畫的世界,
不顧生命危險,返回杜佛夫人住處拿取可作畫的用品及食糧,
直到大戰結束,仍舊做著一樣的工作,
鄰居 - 米諾許端上溫熱食物,她卻以今日食過,明日在食,
為理由,繼續她的創作,到廢寢忘食的地步,
這樣執著的背後隱藏著日後爆發無法收拾的殘局。

時間拉到1927年的香提伊
這時伍德在內心認定薩賀芬已死去,
在偶然一次安瑪莉看見報紙提到桑利斯有場畫展,
讓伍德抱著一絲絲希望前往,那夜他輾轉難眠,
到達會場看見兩幅似薩賀芬風格的畫作,於是他前往住處拜訪。
薩賀芬看見伍德時,我想她內心是雀躍不已,
但再次見面卻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。

伍德許諾薩賀芬她以前沒享受過的權利,
讓她開心,不用再為了材料而辛勤工作、
不用再擔心錢的問題,
這樣的生活她卻不懂得如何規劃,
覺得她可以買盡所有她以前渴望的物質,
也許還包含她對伍德那不確定的情愫…

薩賀芬:「有一天您會不會用漂亮的筆跡,
    寫一封真正的信給我?

伍德:「當然。

這也許就是誤會的開端吧!她的臉上盡是戀愛般的喜悅。

由於金融風暴影響到歐洲,
那時薩賀芬只急著想要伍德快速辦畫展,
一直說準備好了,也邀請了天使,
最後那成名的滋味衝昏頭,
她崩潰,並進入療養院。

所以,最快殺死人的方法就是「許諾」些什麼。

在這段時間,我想是愧疚吧!
伍德盡心的將她的畫作出售,
希望分享這樣的喜悅給薩賀芬,
但醫生卻不認為這樣對她是好的,
醫生淡淡的說:「現在能做的只有讓她過的舒適些」,
可我個人覺得這很狗屁!但畢竟我不是學醫,無法證實這是真是假。

最後,移到新的病房,那有良好的視野,
而她拖著熟悉的椅子,來到她最愛的大自然下,
去對樹傾訴。

1942年逝世於克雷蒙療養院
死後三年,她的作品才陸續在巴黎、世界各地展出,
雖然她已是桑利斯知名畫家,但這當中直到今日,
還能嗅出深深的遺憾,在她的畫作與那些特殊材料。

上述未提到的,我另在底下分隔出來。

1、在一次世界大戰後,伍德選擇香提伊居住,那是1927年。
 當時除了安瑪莉之外,另有一名男子 - 赫姆
 他應該是伍德的情人,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伍德當初告訴薩賀芬
 他不會結婚,可惜我上網搜尋無法找到赫姆的作品,
 如果有人曉得,希望能提供資訊留言給我。

 那禁忌般的愛情,悄悄的不被人發現,虛弱的赫姆,
 逝世時,同時薩賀芬在桑利斯崩潰,雙重的打擊,
 加上伍德前往探視薩賀芬時,她只能不停的哭泣,
 更加為她奔走的原因吧!

2、稍微在網路上搜尋所謂的「素樸」…
 
 原始純粹的藝術形式,無師自通、技巧單純,描繪形態獨特,
 畫面空間並非我們習慣上的認知;
 他們自發性強、坦率直接,詮釋題材膽大不受拘束,
 另展現了童稚的清新感;素樸畫作的裝飾性高,專注所見的視覺現象,
 對入畫的人事物刻畫細膩,筆觸明顯,畫面生動多變,
 用色活潑,同時又富滿情感,有時描繪宛如田園詩般的景物,
 卻隱約含有悲劇性的遺憾鑿痕。

 ■資料來源→無名小站電影專區

 這樣的藝術作品很容易被接受外,
 沒有太過抽象的涵義,把最真實赤裸裸呈現,
 就是如此的敞開心房,也容易被傷害。

 德隆芝夫人:「薩賀芬,您畫的花好詭異,好像在動,
       您的花像昆蟲、像眼睛,受傷的眼睛,
       像受傷的肉,某種嚇人的東西。

 薩賀芬:「我知道,德隆芝夫人,有時我像現在這樣看著畫,
     我也會害怕自己的作品。

 連自己都害怕的畫作,
 我想這代表薩賀芬也害怕面對自己內心,
 那麼栩栩如生的將情緒表露無疑,
 好似要讓人了解,但又不想被了解的透徹。

 就將它推給自卑吧!最快也最坦白的說法。

3、畫畫的人會用不同的方式去愛,我常在心裡看見,
  他或透過別人的臉孔,如果我還想著他,
  或許他偶爾會想到我。

 當安瑪莉問起薩赫芬是否曾經戀愛,
 她這麼回答,她的情人西勒是名軍官,
 有天就這麼消失在她的世界。

 我想那樣的打擊是別人無法去想像,
 都已經訂婚了,人卻消失了,
 當她看見伍德難過時,
 建議伍德心情不好時可以跟樹、蟲子等說,
 心情會好些,也從這透露薩賀芬對人性的不信任,
 最好的傾聽者是來自不同世界的生物,
 也就如此,她被定義為孤癖、怪怪的,
 可人就是真的最正常的嗎?
 未必…不是嗎?

4、關於特殊素材…

 其實我比較好奇是後人檢定出那些顏色是用特殊材料所做,
 或者素樸藝術作家都是如此從大自然取材?
 當我看見薩賀芬有一幕是裝著血水時,
 我完全沒想過這樣也是個素材,
 到教堂倒燈油、到野間摘花,
 透過本片才能了解,有許多素材是人類隨手可得,
 我們是否有好好善待過它們呢?
 或者是好好去感受它們的存在呢?

5、我收藏不是為了賣錢,我賣畫是為了收藏。

 我常在想,收藏家為什麼而收藏?
 興趣、自我挑戰亦或千奇百怪的理由?
 總而言之,收藏家必須有資金,
 必須眼光獨到,也必須堅定自己的立場,
 而非隨潮流而心動。

 這句話真的讓我深深思考很久,
 賣畫是為了收藏?收藏更有價值的畫作?
 亦或收藏自己認為有價值的畫作?

 這是時間報記者採訪伍德時,
 對伍德收藏當時還未被普遍性受到認同的畫,
 所提出的疑問。

 最重要的,它們在你心中所佔的地位是多少,
 你就有耐心對它們付出多少心力,
 這點不得不佩服伍德,
 願意去發掘那些新銳畫家,
 誰曉得最後他們也是如此有名。

 通常千里馬會被久記,但伯樂有誰能夠記住?
 重要關鍵不是成名的那些人,
 是發掘那些人的人,沒有他們,
 石頭依舊是石頭,它永遠無法被慢慢磨成寶石。

 

希望大家能仔細挖掘身邊的原石,
不要因為身分的懸殊而鄙視或冷漠對待,
名利那些看似重要也並不重要,
因為死了也帶不走它們,
一樣化為塵埃,那又何必太過計較?
名聲,往往都是留給後人來判定,
當下,就好好的堅定自己的立場大步向前邁進,
過屬於自己的人生,對什麼也不要太過在意,
今天也許薩賀芬不要太過在意,
就像以前那樣過著生活、畫著她喜愛的,
也許結局就不會是在療養院孤獨老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打狗蛋餅 的頭像
打狗蛋餅

打狗蛋餅一九四號

打狗蛋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sizuka
  • http://www.umore.tw/每月提供會員上萬件商品免費試吃、試用!
    因為您是部落格主﹐提供您任選五樣商品試用一個月的機會。
    請跟我連絡umore.blogsgmail .com